av免费看

如何保供給?生物安全沒用?美國會不會發生非洲豬瘟?……仇華吉研究員談非洲豬瘟防控之“道”
发布时间:2020/3/8 17:50:04 发布者:傲農集團

  本文根據哈爾濱獸醫研究所豬病傳染病研究室主任、豬烈性傳染病創新研究團隊首席科學家——仇華吉研究員在河北省第二屆豬病大會《非洲豬瘟防控之“道”》主體報告錄像整理。

  1. 对非洲猪瘟应该怎么看?非洲豬瘟如同日本侵略者一樣,是我們強大的敵人,但正如毛主席所講,要在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這個論斷同樣適用于我們今天的抗非戰役。任何敵人都有弱點,都是可以戰勝的。有人說,沒有疫苗,非洲豬瘟就防不住,這是典型的投降派,就像當年有亡國奴等著美國人來救我們一樣。不要期待救世主,只有靠自救。

 2. 对非洲猪瘟的科学认知,这个大家已经比较清楚了。非洲豬瘟病毒喜歡寒冷和肮髒的環境,對鹽有高度耐受性,對一般的酸堿有耐受性。但它也有短板,其致命弱點是怕高溫。就像剛才方田付總講的,能燒的燒,能烘的烘,能用開水燙的用開水燙,這是非常正確的,既環保又有效,其效果勝過很多消毒劑。另外,非洲豬瘟病毒怕幹燥,並不是說單純爲了防範非洲豬瘟使豬場變幹燥,而是豬喜歡幹爽的環境,幹燥也是很多病原都懼怕的環境和武器。有些豬場帶豬消毒做完以後看似很幹淨,但豬舍裏陰冷潮濕,不但豬不舒服,還給病毒存活創造了條件。有些強酸強堿對非洲豬瘟病毒是非常有效的,例如火堿和有機酸。優質的有機酸是非常好的豬用保健品,也是非洲豬瘟病毒的克星,只要pH值達到3.8以下並維持合適的有效成分濃度,可以長時間使用;有些有機酸pH值在4以上,是沒有效果的。

  3. 需要重新非洲猪瘟认识。通過一年多的戰鬥和打拼,我們發現非洲豬瘟不像我們過去認知的“妖魔鬼怪”。過去說死亡率達到100%,但事實上並非如此。在實驗室人工條件下可以達到100%死亡率;在現實中,如果感染劑量非常低,進入豬場的病毒數量往往不足以造成感染甚至殺死豬。另外,非洲豬瘟病毒的傳播效率非常低,需要高度接觸性傳播,一定要直接或者間接接觸。類似艾滋病傳播,如果沒有傷口,直接接觸或接吻不一定會感染。病毒必須有一個進入體內的過程,要麽通過傷口或注射進入血液,要麽通過呼吸道進入鼻、咽、喉和肺等。非洲豬瘟是可以淨化的,小到一個豬場,大到一個區域。用一句話總結,非洲豬瘟是“坐在輪椅上的殺手”,這個殺手很凶殘,但是沒有人的幫助它什麽也做不到。人通過工具、不當操作可以造成病毒傳播。空氣傳播(氣溶膠傳播)有一定的作用,但非常有限。如果被感染豬場正在做“拔牙”操作時,就要重視氣溶膠傳播的作用。

  4. 经过一年多的时间,除了台湾省、西北部分地区,全国几乎没有净土。已經被感染的地區就不再是淨土了嗎?也不一定。病毒在自然界有存活時間,大自然通過陽光紫外線也有自我淨化的功能。

  5. 非洲猪瘟是怎么进入中国的,至今仍然是个未解之谜,但可以推测有哪些途径。走私豬肉的可能性最大,包括遊客攜帶的豬肉制品,例如火腿肉、臘肉等是高度風險的攜帶物,病毒可以在裏面長期存活。當然也有可能來源于餐廚垃圾、野豬遷徙。我國和俄羅斯有漫長的邊界,而野豬不分國界。通過這個事件,我們都應當反思,說明當前我國的防疫體系是不完善的,可以說是一張漏洞百出的“破網”。我們如果不重建這樣的防疫體系,未來如果有“歐洲豬瘟”、“美洲豬瘟”等等,就不知道什麽時候會來,能不能防得住。假如真的是敵人發動的所謂“生物戰”,那我們可以說是一敗塗地,莫名其妙地就被打敗了。沈陽發現第一起非洲豬瘟疫情之前,已經至少流行兩三個月了,不知道病毒從哪裏來的,這是非常非常可怕的。所以我們獸醫工作者可謂任重而道遠。

  6. 美国会不会发生非洲猪瘟呢?非常难,为什么呢?美国有非常完备的监测体系、防疫体系、应急体系,美国法律也是非常严厉的。相對而言,我國的違法犯罪成本太低。我國有非法拉運病死豬的,沒有進行無害化處理,好像也沒有什麽事,回頭接著幹。有些豬販子拉著病死豬牟取暴利,如果把他關進監獄,他們還敢嗎?另外,我相信即使美國發生了非洲豬瘟也會第一時間發現,因爲美國的監測網絡從GJ到州縣到豬場都非常完善。非洲豬瘟進入我國之前和之後,美國都在反複進行推演。即便美國發生非洲豬瘟,也不會快速蔓延,可能會波及幾個豬場,但絕不會跨州、跨縣傳播。即便美國發生非洲豬瘟也絕對不會使用疫苗,對歐美國家來說,使用疫苗應對烈性傳染病是不可理喻的。

  7. 非洲猪瘟病毒进入猪场的途径和风险有很多种,不同地方不一样。在南方,水系發達,受汙染的水是比較大的風險;在北方,飼料的風險相對大一些,還有就是人(出入)的風險。在座參會的各位注意,回去以後要洗消和隔離。然後是售豬這個高風險的感染途徑。現在大家意識到了出豬時要遠離豬舍,外來的車直接進入豬場是十分危險的。無論病毒通過什麽途徑進入豬場,最終是要接觸到豬。要麽是通過人,要麽是通過工具、飼料、飲水,最後接觸到豬身上,而且要進入到豬體內,否則病毒即使進入豬舍也不一定感染,沒有合適的生存介質,幾天之後就會死亡。因此,最好的辦法就是采取一切措施減少病毒接觸豬的機會。

  8. 关于补偿,这是我在其他地方讲得比较多的,不过现在可能比较晚了。但如果一个地区的病原消灭干净之后,再次复养的话会面临同样的问题:就是出现疫情时,怎么发现和报告疫情,怎么补偿,如何进行有效处置等。这个问题不解决会陷入恶性循环。对于补偿,需要从制度上给予保障和解决。解决办法未必一定是全部要补偿,养猪人可以拿出一部分钱,保险公司也愿意参与。这不是一个难事,关键是如何运作和落实的问题。

  9. 非洲猪瘟对生猪产业的影响,可以说广泛而深远。從GJ和行業層面講,非洲豬瘟絕對是一個顛覆性事件,至少影響養豬業及相關産業5~10年以上。但從另一個角度講,非洲豬瘟倒逼我們提升了生物安全意識。

  10. 未来养猪至少有3年好行情。我們對非洲豬瘟的認知、防控的重視和措施能到位的話,預計3年可以恢複到正常的水平。但我個人認爲,沒必要恢複到之前的規模,而是保持相對合理的水平。比方說,我們過去出欄7億頭豬的時候大家掙錢嗎,浪費了多少啊。現在出欄6億頭可能就差不多,後期再通過國內外市場調節,保持豬肉價格相對合理,留出足夠的利潤,會使市場更健康、更穩定。如果大家有補欄計劃,或者還在猶豫徘徊,我建議還是果斷進場。當然在技術上對非洲豬瘟要有一個系統的防控認知,還有資金支持。現在各級ZF給大家創造了很多機會。

  11. 现在天天在说保供给,但ZF要保证政策的连续性。不能說沒有肉了就哭著喊著要引進養豬項目,等到保供應解決之後養豬人就不讓養了,強拆強遷。這裏需要ZF的頂層設計。不能因爲保供應的需要就一哄而上,不分青紅皂白不管什麽地方都開始養。不能任何人、任何地方都去養,不能今天養起來了明天因爲環保等問題就拆了,陷入惡性循環的死胡同。這是一個戰略問題,不能因爲非洲豬瘟複養而搞短期行爲。

  12. 非洲猪瘟对我们的正面影响应该是对我们意识上的影响。讓我們意識到養豬有門檻。有門檻不是壞事,任何行業都有門檻。如果不具備養豬的能力,沒有生物安全意識,養的這個豬就是爲非洲豬瘟准備的,這個豬場早晚中招,害了自己,也會害了別人。

  13. 所以非洲猪瘟是个“人祸”,是人为的疾病,人为的疾病是可管理的。當然人的管理是很難的,考驗豬場老板和管理者的智慧和能力。我欣慰地看到,很多人有這樣的智慧。有個老板說“跟非洲豬瘟幹真過瘾”。平常的時候一身本事無處施展;非洲豬瘟來了顯示出英雄本色。

  14. 非洲猪瘟考验我们所有人,包括领导人、各级部门主管、在座的所有人。只要從事養豬的人,都會受到非洲豬瘟的檢驗,到底做了好事還是壞事。

  15. 从gj层面来说,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但我认为有些措施相对滞后,有些政策很好但没有执行到位。有的是管理問題,有的是技術和平台的問題,也有人員素質的問題。應該制定一項前瞻性防控政策,包括未來的淨化計劃,有一個3年、5年或者10年的一個中長期規劃。只要中國人想幹的事,沒有幹不成的,就怕沒有決心和信心。我們各位在一個小的區域也可以搞一個小的規劃,規定好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有目標、有共識、有行動,在一個區域和小範圍裏搞淨化是可行的,慢慢可以擴大到更大的範圍。

  16. 这是我的防非九字方针:“高筑墙,养管防,剩者王”。對于“高築牆”,我建議豬場除了原有的圍牆,再搞第二道圍牆,中間形成緩沖區,可以搞綠化。經過非洲豬瘟的洗禮,我發現防控非洲豬瘟不能只針對病毒。就像打日本鬼子,還要發動群衆,提高老百姓的家國意識,如果他們的思想有問題就有可能當僞軍,變成日本鬼子的幫凶。非洲豬瘟也是如此,很多人都當了“僞軍”,不然不會傳播這麽快。所以這是個系統工程。一方面是消滅病毒,另一方面是保護好豬,防止豬成爲“二鬼子”,成爲非洲豬瘟的幫凶,防止豬場成爲非洲豬瘟的跳板和加油站。如果豬場被感染,就是非洲豬瘟的擴增器、推進器。“養管防”,我的理解是要搞好營養、飼養管理、環境控制。這些因素都與非洲豬瘟防控有直接或間接的關系。不要只盯著“消消消、殺殺殺”,回頭看看豬養得怎麽樣,看看環境是不是又冷、又臭、又潮,豬是不是瘦骨嶙峋,能指望這樣的豬對抗非洲豬瘟病毒嗎?所以我們要從營養、管理和環境及生物安全等角度考慮,把豬養好。

 17. 有的专家说生物安全没用,因为做不到100%;假如做到99.9%剩下的0.1%,就把所有的工作白费了。這個觀點貌似有一定的道理,但實際上是錯誤的。我們做生物安全的目的不是要打造一個無病原的豬場,而是要盡可能地不讓或少讓病毒進入豬場,而且數量不足以引起感染。每個動物每個人都有一個感染的阈值。比方說每個人的酒量不一樣,有的二斤不倒,有的沾酒就醉。豬的健康狀況、耐受性和抵抗力在不同品種、環境、營養、管理條件下也是不一樣的。

  18. 这是一个生物安全布局。我們要打造一個堅不可摧的城堡和城池,我們難保一點病毒都進不來,但是能保證絕大部分都被消滅在城外,城內的豬就可以過安靜太平的日子。我們要通過層層阻斷、多層設卡,使非洲豬瘟病毒每過一關就被消滅一部分,最終即使少量病毒進入場內也不足以形成氣候,無法引起感染和發病。豬場應該打開衛星地圖,看看周邊有沒有風險因素,比如屠宰場、集貿市場、填埋場、飼料廠,思考如何避免公用道路和公用水源等等風險。

  19. 如何发现生物安全漏洞?我建议分为两个环节,场内和场外,避免内外交叉,列清单、分责任、常检查。有條件的可以邀請外部生物安全專家來“挑毛病”;也可以發動員工自查自糾正,要舍得獎勵;借助人工智能和視頻監控發現肉眼不易察覺的問題。

  20. 经过这一年多与非洲猪瘟病毒的斗争,我们总结了一些经验。人是防非成敗的最大變量,可以是正的也可以是負的。這個“人”包括在座的各位,包括所有從業者,可以幹好事也可以幹壞事,既可以把好事做到極致也可以把壞事做到極致,就看管理層和老板如何去管理、如何去引導。有的老板搞封場,把人封半年,家人私事不管了?對一線人員要進行科學的培訓和人性化的管理。實體牆、小單元、降低飼養密度很管用,酸化劑、臭氧水、發酵産品很有用,這都是我們從一線裏總結的經驗。豬的健康度、舒適度、黏膜屏障和黏膜免疫都非常重要。防便秘、抗應激對防控非洲豬瘟來說看似沒什麽關系,但實際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無論是動物也好,人也好,長期處于應激狀態的話,粘膜屏障非常容易被破壞。一些冷熱刺激、疼痛、潮濕、燥熱、汙濁的空氣等等都是非洲豬瘟的幫凶。基于生物安全的系統防控是豬場可持續生存和發展的根本出路。且不談可持續發展,當前先活下來,活到明年後年甚至更遠。抓住現在的行情,不做好生物安全防控是不可能的,靠運氣是不行的。

  21. 这是我上次在云南交流总结出的云南神农集团的经验,这六条对每个猪场都适用。虽然前面并没有把这几点单独列出来,但我通过考察以后发现,他们的理念和我的理念高度相似。他们比较谦虚,说就是学习我的文章和课件来做的,把我的思想理念变成实践而已。他们搞区域联防联控不是空喊口号,而是拿出了1000万资金给ZF,让ZF帮他们打造一个好的环境。企业不可能对调入运出的生猪搞筛查,但ZF可以做呀,于是企业和行业协会出钱与ZF合作,做到了局部的联防联控。即使发生过疫情的地区也可以搞联防联控,防止第二波、第三波疫情的冲击,拒敌于城墙之外。选址非常重要,他们的猪场按照PIC千点评分,有天然优势。有的猪场可能10年前就选址建成了,但现在可以评估,如果不符合当前生物安全的要求,通过改造达到要求。如果改造也不行,就要放弃,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在座有能力的尽量打造自己的饲料、屠宰、冷藏及深加工全产业链,可极大降低外部风险。走在病毒前面,意思是对猪场和区域里病毒容易攻击的薄弱环节早发现早监测,对饲料等高风险因素逐个排查排除。上下同欲,即所有从业者要心往一块想,劲往一处使,包括猪场上下,区域里的管理部门和养殖者。猪场老板在必要的时候要提高待遇,分享利益。我认为所谓的人才,只要把钱给到位了,都是人才;舍不得给钱,人才也给用废了。神农集团的老板有眼光,以前对非洲猪瘟也没什么认识,就是通过不断的学习,带领员工学习,去执行落实,开展内部和外部评估,整体非常有战斗力。人是最重要的因素,没有一支战斗力强的团队,要想打赢非洲猪瘟的持久战是非常非常难的。他们有自己独特的企業文化,选址远离村庄,自然环境舒适,做到了天时地利人和。

  22. 复养前要复盘,要进行彻底洗消,软硬件的升级改造,包括防疫制度,各种制度要可执行、可落地、可考核。要進行人員培訓,一線人員一定要懂得正確的生物安全操作流程。我們認爲複養過程中哨兵豬不是必須的。按照已有的經驗,用火燒、熏蒸後的豬舍不出意外,在一個月內進行複養應該沒問題,只要能把豬舍無死角地徹底消殺,比如65℃以上保持一兩個小時,啥病毒都被殺死了。所以只要豬是幹淨的,進到豬舍複養成功率是很高的。但是在實際中會産生很多問題,複養不成功的也不在少數。

  23. 成功复养有几个关键要点。生物安全文化要入骨入髓,要明白非洲豬瘟的特點、傳播途徑和方式,制訂可操作的SOP,進行全面培訓,不斷進行升級改造。複養之後要對豬場進行全面的提升,不僅是硬件的提升,而且是對人和豬的認識的提升,用人性化的管理思想,舍得共享利益。批次化、全進全出是非常好的生産模式,對非洲豬瘟防控也非常有益。母豬舍、保育舍、育肥舍等做成相對獨立的空間進行飼養管理。從營養上要舍得用好飼料,豬的成活率高、生長狀態好、感染幾率低,回報率就大。這就是種瓜得瓜,“種”健康得健康,吃的是垃圾長的就是垃圾。全面提升,把人當人,把豬當豬。防疫理念也要有所轉變,不建議大家再做抗生素保健,這不僅是GJ政策調整,已經要求無抗、限抗,實際上抗生素保健本身就是錯誤的觀念和操作。不建議大家做太多的疫苗免疫,如果能做好生物安全,完全有可能可以不接種疫苗。當然豬瘟、口蹄疫等重要傳染病最好要做免疫。因爲豬瘟與非洲豬瘟臨床症狀非常相似,如果診斷不准確,會給防控帶來難題。而豬感染口蹄疫後口蹄就會出水泡、潰爛,給非洲豬瘟病毒可乘之機。其他一些疫苗則是非必須的,免疫次數也可以減少。

  24. 复养不成功的原因很多。大環境很關鍵,特別是周邊屠宰場、填埋場、集貿市場、養殖場等,需要與當地ZF、行業協會共同營造一個安全的環境。除了豬舍,對辦公室、食堂、廁所等也要進行無死角徹底洗消。引種過程中一定注意隔離和監測,有的複養場不成功就是因爲引種攜帶病毒。一些硬件因素沒有做好,舍不得投資,生物安全環節薄弱。沒有投入就沒有産出,産出投入比可能是1:1甚至1:2、1:4的關系。我們在大北農的實踐經驗,投入生物安全改造的成本,通過節省保健和防疫費用一年就可以收回。再就是軟件的問題,人的執行力的問題,需要老板和負責人親自重視和親赴一線。

  25. 非洲猪瘟病毒毒力会不会变弱呢?我个人认为病毒在一年左右时间内出现弱化的可能性很小。有沒有可能有這樣所謂的低毒力毒株呢?有,真有,那就是黑市疫苗而不是病毒本身,是所謂的“兩毫升關鍵技術”。我們還要進行監測,判斷有沒有容易變異的毒株。帶毒生産不可行,不要試圖與“非”共舞,應有毒必除。

  26. 我个人认为,在3~5年内研制成理想的非洲猪瘟疫苗难以实现。我們對非洲豬瘟病毒的認識還不夠,我們並不完全清楚哪個蛋白與病毒毒力有關,哪個蛋白與免疫保護相關等等。生産疫苗用細胞系也沒有解決,之前用的細胞系培養增殖過程中病毒很容易發生變異,免疫原性和毒力會發生改變。

  27. 国际上如德国、美国、西班牙、葡萄牙等过去几十年研制了三十多种候选疫苗,包括灭活苗、DNA疫苗、亚单位疫苗、载体疫苗、基因缺失疫苗。最近美国报道一款新疫苗,号称有100%保护。對非洲豬瘟疫苗特別是活疫苗而言,最要緊的是安全性,例如疫苗會不會直接致死或者發病,會不會引起母豬流産、死胎,會不會影響生産性能,疫苗穩定性如何,能否規模化生産,等等,對于上述問題,現階段沒有任何一種疫苗能解決。

  28. 国内开始研制非洲猪瘟疫苗约1年时间,现在经GJ允许和条件成熟,有少数单位和企业取得了资质。投入疫苗研發時間有限、力量有限,有人半年前就希望疫苗就出來,尤其是現在更希望,可能嗎?有人說疫苗研究得差不多就拿出來試試,但我們知道母豬懷孕還100多天呢,3個月拿出來,2個月拿出來,那就是死胎、早産,養不活的。疫苗也是如此。疫苗“早産”不是不可以,但一樣會像早産兒。

  29. 当下大家比较关注的两个单位哈兽研和军兽研,他们研制的CD2v/MGF双基因缺失疫苗,迄今公布的一些数据还不错,至少对仔猪是安全有效的,但对母猪、公猪、育肥猪、亚健康猪是否安全有效还缺少数据支撑。所以現在疫苗還處在初級階段,達不到臨床評價階段,到目前爲止(2019年12月)也沒有批准疫苗進入臨床試驗。什麽是臨床試驗,就是疫苗經過實驗室評價之後在現地條件下對疫苗的安全性有效性進行評價,這是任何一個疫苗的必須過程,臨床試驗可能持續半年到一年的時間。即便是現在開始就進入臨床試驗,在一年之內拿出商品化疫苗也是非常困難的。

  30. 将来疫苗能不能使用,也有很多因素影响,技术上的因素比如临床试验评价。曆史上曾經有深刻的教訓,西班牙和葡萄牙曾經使用過疫苗,造成了巨大的直接經濟損失。疫苗在實驗室評估不錯,沒有經過臨床試驗就直接投入使用,造成母豬流産,仔豬死亡率達到20%~30%。教訓非常深刻,因爲疫苗不僅僅直接造成豬只的死亡,還嚴重幹擾影響了非洲豬瘟的淨化。西班牙後期花了30年時間才實現淨化,如果沒有疫苗因素就不會花這麽長時間。這不僅是技術因素,還涉及到政治問題。GJ領導人要綜合考慮短期、中期和長期利益,局部利益和整體利益,以及國際因素等等。使用不安全的疫苗將贻害無窮。我們曾在防治藍耳病上犯過錯誤,應用弱毒疫苗造成了病毒返強和重組,引起了許多新的問題。這個教訓並不遙遠,就在我們身邊。

  31. 假如安全有效的非洲猪瘟疫苗做出来了,问题就解决了吗?也许行业谌衔辛艘呙缇透矣诟床屠┎绕涫巧⒒Чッ挥幸馐逗图际醪桓已衷诙伎纪恫你用我也用,你養我也養。可能我們行業很快就恢複到以前(2017年,出欄7億頭)的水平,但後續可能就陷入過去的周期和循環,豬肉價格下降,養得不好的就賠錢。那時候有多少人掙錢多少人賠錢,大家都很清楚。另一方面,有了疫苗之後增加了疫苗費用,以目前保護期不到3個月計算仔豬至少要免疫2次,母豬要更多次,成本會更高,對其它疫病的影響也不會太好。接種了疫苗就意味著向非洲豬瘟低頭屈服了,甚至投降了,等于承認了非洲豬瘟的“合法存在”,將來出現疫情還要撲殺嗎?如何鑒別是野毒株還是疫苗株呢?說不清楚了。有了疫苗以後,生物安全可能就放松了,整體的防控形勢和養殖環境不會有太大改善,甚至會惡化。

  32. 假如疫苗不够安全有效就匆匆上市,哪怕有20%的死亡率你也认,现在也许还有利润可言,但将来还有吗?长期可能会发生重组变异出新的毒株(例如猪蓝耳病病毒),疫苗失效就又要等新的疫苗,历史不断重演。

  33. 未来非洲猪瘟会出现一个什么局面?非洲是老疫区,长期流行,东欧是流行性或散发,西欧和美洲基本净化,我国和东南亚现在都是流行地区。現在無論是否使用疫苗,無外乎這三種局面:一種是像藍耳病一樣;另外一種是像豬瘟一樣,我認爲可能性不大,因爲現在很難找到像豬瘟一樣安全有效的疫苗;有遠見的人則不滿足于現狀而要搞淨化,這就需要務實行動,只要大家同心協力淨化就不是夢。

  34. 未来养猪何去何从?怎么布局、怎么规划?是海外养猪、南猪北养?还是其他什么模式?需要我们思考。養豬模式也需要探討,希望未來實現健康、綠色、生態的養豬模式。因爲目前我們的養豬模式是難以爲繼的,當前模式會出現周期性的疫情,出現一輪一輪的豬周期。要麽發生疫情了豬少了價格高了,要麽蜂擁擴産豬多了不值錢了,這樣的故事我們已經重複了幾十年。未來我們需要探索新的模式,比如揚翔的“樓房養豬”,比如東北的“陽光豬舍”等等,比如種養結合完整的産業鏈,借鑒歐美的先進做法,實現種植、養殖、屠宰和加工全産業鏈;即便沒有全産業鏈也可通過上下遊企業合作建立緊密的聯系,保證利益最大化和生物安全可防可控。

  35. 我上周参观了沈阳的一个“阳光猪舍”,大开眼界。這個“陽光豬舍”看起來比較“奇葩”,飼養人員和參觀人員進場不需要換衣服、不換鞋、不消毒。這不是太危險了嗎?豬場的人說沒事。他們飼料裏不加藥物,用的飼料質量很好,營養充分,豬場不用消毒劑,除了豬瘟、藍耳病和僞狂犬病外,基本不用其他疫苗。技術人員除了負責通風和溫度調控,其他什麽也不會,不會看病、不懂疫苗,按我們傳統的觀點看就是“笨蛋一個”,但他們老板說了,就要這樣的,懂獸醫的還不要。他們這麽做真的沒有生物安全嗎?他們用的是大自然給的消毒劑,是陽光、幹燥、通風、溫度,飲水中添加的益生菌。這個例子不是說放棄生物安全,而是不要做過度的、變態的生物安全,而是做有用的、科學的消毒,充分利用大自然條件。當然這個做法僅適用于他們的陽光豬舍,未必適用于你們的豬舍。他們有陽光而你們的豬舍見不到陽光,所以要用消毒劑。他們的豬吃得好,住得舒服,拉得順,沒有別的病,空氣新鮮,豬舍裏沒有臭味,冬天不冷、夏天不熱。豬舍在設計之初就確保了有足夠的溫度調節方式:太熱的時候通風降溫;冷的時候有地暖和陽光升溫,所以外面零下30℃的時候也敢通風,並且舍內溫度能達到零上20℃左右。這是非常好的一種養豬理念和模式,不單是爲了省錢才這麽辦,這是類似“南上”還是“北下”的戰略方向問題,就像當年毛主席選擇“北上”,經過艱難長征到達陝北,但這是勝利之路。如果當地不適合這個模式,則未必都要搞陽光豬舍,但要向這個方向努力,要因地適宜,遵循豬的生物習性和自然規律。他們講的養豬就是養腸道,養腸道就要優化環境和營養,說的非常樸素簡潔,真是大道至簡!你們的豬腸道好嗎?有便秘的問題嗎?吃的好嗎?有運動嗎?母豬難産嗎?背部有鐵鏽線嗎?如果這些問題沒有解決的話,可以向他們學習。需要指出的是,並不是說陽光豬舍養的豬就不感染非洲豬瘟,高劑量的非洲豬瘟病毒照樣“撂倒”它們,而是說它們不像普通豬舍養的豬那麽“怕”非洲豬瘟!

  36. 我们过去在错误的道路上走的太远,我希望大家能不能往回走一走。就像習主席要求的“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我們養豬的初心是什麽,我們應該向我們的祖先學習智慧,向優秀的歐洲同仁學習智慧。現在歐洲人已經不搞我們這種養豬模式了,已經開始回歸自然了,給豬提供必要的福利。

  37. 我们要深刻反思非洲猪瘟给我们带来的教训,不能再任由另一个什么“瘟”随意欺负。要把我们的猪养好,把我们的养猪业升级换代,重建一个强大、“不易脆”的养猪业,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一个“破病”就把我们的养猪业弄残了——过去一个猪高热病、一个仔猪腹泻、一个非洲猪瘟,就把全国的猪弄死好几成!这种模式真是糟蹋猪、糟蹋养猪业。所以还是要重视生物安全,无论采用什么模式,生物安全是我们养猪最起码的一个操作和日常行为。做好生物安全,做好饲料营养、环境控制和精细化管理,非洲猪瘟就是可防可控的。同时我认为在一个区域内在一个猪场内做好疫病净化,包括非洲猪瘟的净化、高致病性蓝耳病的净化甚至种猪的系统疫病净化是完全可能的。

  38. 未来的兽医要干什么,还像过去那样看病和诊治“已病”,天天剖检、天天打针、天天喂药?什么病都搞明白了,什么病都会治,我相信这样的猪场绝对不会好。我認爲我們將來要走預防型獸醫、管理型獸醫,要把疫病消滅在萌芽之中,我們叫治“未病”。我們都說扁鵲是神醫,他能治“已病”。其實扁鵲的二哥和大哥更厲害,能治“欲病”和“未病”。大家最佩服會剖檢的,一看就知道是什麽病,開什麽藥,但是世界上真正厲害的是會管理的獸醫,他不治病,也不懂藥,但他懂豬、懂人、懂健康管理。

  39. 简单总结一下。非洲豬瘟是養豬業的“頭號殺手”,是人爲的疫病,是可管理、可防可控的。基于生物安全的綜合防控是豬場的核心競爭力,也是我們行業和GJ的核心競爭力。另一方面,大家都在期盼疫苗,但是我建議大家不要對疫苗寄予厚望,我們要立足于在沒有疫苗的條件下把豬養好。如果有了疫苗也不能認爲疫苗能解決所有問題,疫苗不是萬能的。未來希望我們行業能形成共識,走淨化的道路。即便使用疫苗也是有條件的,分局部和區域的而不是大面積使用,否則將是一場災難。

av免费看_585手机看片欧美特黄av_av黄色摸特,地址: 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观音山运营中心10号楼12层, AONONG
© av免费看_585手机看片欧美特黄av_av黄色摸特. 闽ICP备110124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