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免费看

爲什麽過了100年還是沒有研發出非洲豬瘟疫苗?
发布时间:2019/1/4 9:47:16 发布者:傲農集團

  非洲豬瘟(ASF)無疑是今年最受養豬業關注的疫病,因爲遼甯沈陽在8月初發生非洲豬瘟,而且這是首次傳入我國,河南、江蘇、浙江、安徽、黑龍江、內蒙古、上海等20個省市先後發生多起非洲豬瘟。

  放眼全球,非洲豬瘟疫情同樣嚴峻。1921年首次在肯尼亞確診,後來入侵西班牙、葡萄牙、俄羅斯、烏克蘭、巴西等多個國家,成爲全球養豬業的重點防控對象。然而,自從非洲豬瘟首次發生以來,至今將近100年,令業內人士翹首盼望的疫苗爲何卻遲遲還沒有到來?

  ASF結構複雜,不誘導産生中和抗體

  有人說,羅馬不是一天就建成的,疫苗也不是馬上就能研發出來,然而近百年過去了,依然未見到疫苗的影子,這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其實問題就出在源頭,與病毒自身的生物學特性相關,華南農業大學教授賀東生透露,該病毒結構複雜,基因組龐大,當前已報道了24個基因型,病毒編碼超過150多種蛋白。而且非洲豬瘟病毒感染動物後,不能誘導産生中和抗體,所以研制出來的疫苗無法體現出防控效果。

  中國農業科學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孫元副研究員也表示,非洲豬瘟病毒是非洲豬瘟及相關病毒科非洲豬瘟病毒屬唯一成員,其基因組爲單分子線性雙鏈DNA,大小170~193kb;平均A+T含量爲61%~62%;基因組末端是一個發夾環結構,是高度可變的多基因家族區。

  目前報道的滅活疫苗和亞單位疫苗均不能對強毒株提供免疫保護,孫元透露,核酸疫苗只能提供部分保護,應深入解析病毒毒力相關基因和免疫保護性相關抗原,加強研制基因缺失疫苗和弱毒疫苗,解決疫苗的安全性、穩定性和免疫效力等問題,研發有效的非洲豬瘟疫苗可謂既是機遇更是挑戰。

  滅活苗與弱毒苗的試驗結果皆不滿意

  在9月26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有提出,對于非洲豬瘟,要開展綜合防治,疫苗研發等關鍵技術攻關。這表明疫苗的研發在國內開始受到了重視。據悉,爲了得到好的防控效果,國外專家曾嘗試研發了多種類型的疫苗,比如滅活苗、弱毒苗、亞單位疫苗、DNA疫苗等。

  通過《畜牧獸醫學報》、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了解到,這其中最經典的疫苗研制方式是滅活疫苗,而且是在非洲豬瘟發現之後就開始研發,但早期落後的滅活工藝無法取得滿意的制苗效果,比如經加熱,複方碘溶液,甲苯,福爾馬林,結晶紫,β—丙內酯,乙酰氮丙啶和縮水甘油醛處理的ASF滅活疫苗,雖部分能刺激豬産生抗體,但就算在借助佐劑的情況下仍無法抵禦ASFV的攻擊。另外,感染豬的脾組織勻漿經弗氏完全佐劑乳化制備的滅活疫苗保護範圍有限,保護率低,只有70%,而且攻毒後存活下來的豬也表現臨床症狀。

  隨著不斷地深入研究ASF,科學家組建發現細胞免疫對于ASFV感染的重要作用。但是滅活苗自身固有的缺陷很難刺激先天免疫系統誘導産生高水平的細胞免疫,所以國內外專家想通過添加最新的佐劑或免疫增強劑來提高ASF滅活疫苗的功效,刺激機體産生合適的細胞免疫反應。然而最後證實此舉一樣無法讓疫苗取得有效保護的結果。

  既然滅活疫苗達不到有效防控,希望又轉到了弱毒苗上。1963年,有專家證實通過豬骨髓細胞傳代致弱的ASF弱毒株攻擊。隨後在葡萄牙和西班牙進行田間試驗,但卻造成嚴重的後果。特別是在葡萄牙,550,000只豬免疫後有128,684只出現了肺炎,運動障礙,皮膚潰瘍,流産和死亡等疫苗免疫副反應,且出現大量病毒攜帶豬。且有實驗發現,當ASF弱毒苗接種豬暴露于口蹄疫、牛瘟或者豬瘟的環境壓力下時,相比無此壓力的ASF弱毒疫苗接種豬更易死亡。

  複制缺陷型病毒新型疫苗受關注

  ASFV編碼的結構蛋白很多,但恢複期豬血清顯示P72,P30和P54爲感染過程中引起體液免疫應答最重要的3個抗原蛋白,目前大量的研究已經證實,將這三個蛋白作爲ASF亞單位疫苗免疫後,不能提供免疫保護,僅能延緩臨床症狀出現時間和降低病毒血症水平。說明面對ASFV衆多的抗原結構蛋白和複雜的免疫刺激過程,單純依靠一個或幾個蛋白很難達到免疫預防效果。

  DNA疫苗又稱核酸疫苗,作爲新一點的疫苗研制方向,雖然目前研制的DNA疫苗還不能抵禦強毒攻擊,但表達質粒免疫攻毒後存活的豬無排毒現象。相信隨著ASFV基因組及保護性抗原的不斷深入研究以及表達載體的不斷改造優化,DNA疫苗在未來的ASF疫苗市場上會占據一席之地。

  复制缺陷型病毒疫苗是近年备受关注的新型疫苗研制方向。有报道称西班牙马德里Severo Ochoa分子生物学中心(CBMSO)的研究人员已着手研发,其实验室也于2020年将通过抑制pp220、pp62和pB438L基因产生ASF复制缺陷性病毒的研究申请专利。

  ASF複制缺陷型疫苗最大程度地保留了病毒的原始狀態,保持了完整的病毒顆粒所具有的免疫原性且在感染動物中不會産生排毒等免疫副作用。

  ASF暫無預防和治療藥物,生物安全很重要

  既然目前非洲豬瘟疫苗這麽難産,那麽養豬人近期就先不要把防控的希望寄放在疫苗上。賀東生表示,當前非洲豬瘟無預防和治療藥物,所以生物安全和徹底撲殺是主要的防控措施。他指出要加強豬場生物安全管控,嚴格控制人員、車輛和易感動物進入養豬場;進出養殖場及其生産區的人員、車輛、物品要嚴格落實消毒等措施。並使用效果好的消毒藥物,加強消毒,欄舍和用具可以采用泡沫消毒藥。

  還要積極配合當地動物疫病預防控制機構開展疫病監測排查,特別是發生疑似非洲豬瘟症狀和不明原因死亡病例時,應及時上報當地獸醫部門。一旦出現疑似或確診疫情,要按照技術規範和應急預案要求,果斷處置,堅決防止疫情擴散蔓延,建議嚴格封鎖、撲殺、消毒、移動控制。

  除了常規的生物安全外,華南農業大學副教授翁亞彪指出,消毒和滅蜱很關鍵。首先要防止病原攜帶入侵豬場,比如車輛和可噴淋消毒的物料進場之前,應在場外固定地點進行全面清洗和噴淋消毒;進場人員換下來的衣物和鞋子浸泡消毒後再清洗。並消除場內外環境,場內豬舍養殖區和員工生活區儲存的病原隱患。另外,爲有效切斷非洲豬瘟的蜱—豬循環和豬—豬循環,還需滅殺場內和豬體上的蜱蟲。

來源:農財寶典

av免费看_585手机看片欧美特黄av_av黄色摸特,地址: 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观音山运营中心10号楼12层, AONONG
© av免费看_585手机看片欧美特黄av_av黄色摸特. 闽ICP备110124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