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免费看

吳俊:非瘟之下,我們要組建一支能“打硬仗”的隊伍
发布时间:2019/9/9 11:45:05 发布者:傲農集團

  “風浪過來了,傲農不可能躲,非洲豬瘟肆虐之下,全國各處沒有避風港。關鍵是風浪過後,養豬群體的損失狀況可控嗎?

  傲農成立之初,行業正處于蓬勃發展的時期,當機遇來了,大多數人從市場上‘拼殺’出一條路來,賺得了創業的‘第一桶金’。但養豬是個技術活,拼的是團隊的綜合能力,當面對非瘟疫情的時候,團隊系統性的技術體系尤爲重要。

  養豬的專業化程度不斷提高,打破新、舊養殖觀念的壁壘,是我們面臨的第一個挑戰。而在養豬理念的推動之初,溝通成本非常高,比如說,與合作方商討豬場生物安全管理問題,我明確告知現有措施的漏洞及可能造成的不良後果,但直到問題出現並一一應驗,對方才能肯定我們團隊的專業性。

  当公司大力发展養豬産業的时候,我们招兵买马,广纳贤士,人员之间的文化融合,相互建立起信任都需要一个过程。而我做的,就是要搭建養豬産業团队技术体系”。

图/吴俊老师在集团養豬産業第二次工作会议上讲话

  2018年,非瘟“光顧”東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席卷中國,所過之處草木皆兵,養豬人談“瘟”色變。突如其來的不速之客,對中國養豬業是一次大考,考驗著養豬行業的基本功、應急能力和打持久戰能力。非瘟肆虐,如何快速補上“防線”短板,堵住各種安全漏洞,建立新的防守鏈,這是每個從業者都需要思考的問題。在風口上的時候,大家都是粉墨登場,群魔亂舞;風停了,誰才是摔得最慘的那個?

  当下,傲农正在全力推进养猪事业,在全国的十余个省份布局了近30家养猪企业,地域跨度大,防瘟难度高。傲农如何去打赢这场持久战?我们在非瘟防控方面做了哪些周密的部署?在团队构建、人员心理建设方面做了哪些充分的准备?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集团養豬産業生产管理总部总裁吴俊老师。

  我们到达漳州科技园,如约“堵”住了吴俊老师,为什么用“堵”这个词,因为错过了今天,再见吴俊老师可能要等到半个月后。初见吴俊时,他显得有些疲惫,用他自己的话说:昨天晚上刚开完电话会议,基本靠吼,上午又讲了两个小时培训课,现在嗓子有些沙哑。在得知随后还有集团養豬産業生物安全培训课程时,我们不免有些担心,吴俊笑笑说:幸好我每天坚持跑步,身体还能适应高强度工作。不过,这天的采访,我们尽量安安静静地进行。


  記者:最近有報道稱,一些豬場成功“複養”,並且生豬出欄上市,這是不是說明非洲豬瘟疫情的“黑暗期”已過?


  吳俊老師:複養有風險,“聚落式”布之b業任重道遠

  關于這個事情,我想說的是,豬場複養沒有問題,可複養之後呢,來自外部環境因素的壓力依然在,能保證豬群不會再感染非洲豬瘟嗎?一家豬場複養沒問題,那麽一個區域內更多豬場複養的情況下,就要涉及到種豬大量的調運,豬流控制不當,新的問題就會出現,可能再次爆發疫情,無法預測,養豬人耗不起。

  我個人覺得,非洲豬瘟發生以來,真正能解決問題的方法是“聚落式布局”。所謂聚落式布局,即一個區域內,由一個專業性養豬組織主管,經過有序的規劃,(豬源、料源等統一管理,便于區域性管控)把養殖密度控制在一個合理的範圍之內。當然,這需要通過政府、專業協會等協調,調研區域內養殖承載量,合理布局,拉開生物安全距離,讓專業化組織在區域內有序的生産經營。

  非洲豬瘟疫情,促使養豬人去思考中國未來的養豬道路究竟要怎麽走,這才是我們要思考的問題。我認爲大概是兩種情況:一種情況就是適應“適者生存”的自然法則,非洲豬瘟病毒、豬生存競爭的原則起著支配作用,適者生存,把中國養豬業大洗牌,堅持不下去的人,退出養豬行業,但這種方式對中國養豬業的打擊是沈重的。另一種情況是,非洲豬瘟疫情影響下,養豬業行業洗牌到一定階段,政府出面協調,通過市場調節政策,一個區域以一兩家大型生豬産業化企業爲主,配合“公司+農戶”合作模式,區域內聚落式布局、統一管理,逐步建立起飼料原料、生豬養殖、屠宰等利益緊密相連的生豬産業鏈,確保生豬生産持續健康發展。


  記者:最近吳俊老師看起來明顯曬黑不少,全國各地跑,那我們先了解一下,在非瘟環境下,全國的養豬業發展現狀、豬場面臨的困境等問題。


  吳俊老師:“非瘟”這股風不止,養豬人“眼迷離”

  我在这个行业从业已经40余年了,非洲猪瘟疫情的蔓延出乎了我的意料,这股风在中国大地上从北到南,从南到西南,轮回着吹,所到之处,摧枯拉朽,对养猪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这超出了过去我们对疾病的认知,之前所建立的生物安全防控体系抵挡不了非洲猪瘟病毒的入侵,从政府、企业、生产管理者等多层面来看,面对重大疾病的时候,整个养猪産業發展过程中的不足之处,没有战略性预估等问题都暴露出来了,我们很难预测非洲猪瘟的结果会是怎么样。

  有人說,非洲豬瘟對養豬業來說,是挑戰也是機遇,而怎麽把挑戰轉化成機遇,養豬人是迷茫的。

  一個豬場可以生存下來,不僅要時時刻刻防控外部環境因素對豬場生物安全的威脅,而且還要考慮生豬限運政策、區域內生豬生産和流通方式,即使搞好生産,豬賣不出去也是個大問題。另外,持續高度緊張的工作狀態下,員工的身心壓力很大,他們可以在豬場工作三四個月不離場,但是不能持續一年不返家,如何平衡員工工作與生活的關系,也是我們要面臨的難題。


  記者:有專家稱,非瘟來了,要麽體面“投降”,要麽“拔牙”清除。當然,能及早“拔牙”,豬場存活的幾率就大,關于“拔牙”清除的技術關鍵點,您的看法是什麽?


  吳俊老師:“拔牙”越早越好

  非洲豬瘟病毒很明顯的特點就是潛伏期長,5—20天。當這個病毒出現在豬場的時候,不易察覺,一旦表現出臨床症狀,病毒已是遍地開花,這也是非洲豬瘟病毒防控的難點。而非瘟病毒的傳播速度比較慢,這就是豬場實施區域管控的重要原因。

  根據我們的技術研究,豬場“拔牙”通常是在定位欄區域,妊娠舍、後備豬舍與産房等。豬場在管理防控中非常注重第一反應時間,我們之所以建立豬場實驗室就是爲了及時檢測並做出應對。非洲豬瘟病毒感染先通過口鼻處,再進入血液,在病毒沒有進入血液前,豬不會出現明顯的臨床症狀,此時要快速檢測出來時,我們需要更爲靈敏的檢測手段。

  起初,我們使用膠體金試劑卡,而膠體金試劑卡的免疫性與特異性不高,檢測的准確率爲60%到70%。而感染初期,膠體金試劑卡檢測不出。我們現在要求熒光定量PCR的Ct值≥35,准確檢出。如果能及早檢測出,有助于豬場作出早期判斷。


 记者:在生物安全防控非瘟的工作中,应该是“上层建筑”决定“基础建设”,那么傲農集團的非瘟防控系统部署大概情况如何?我们的团队是怎么落实的?


  吳俊老師:完善的防控系統部署,步步落實到位最重要

  傲農成立集團非洲豬瘟防控領導小組,吳有林董事長擔任組長,同時建立集團、區域、豬場等各級領導小組和工作小組,並詳細規劃各項工作要求及內容。

  我們建立健康管理中心,規劃非瘟防控工作,推進工作進度。飼料板塊與養豬板塊聯合成立工作小組,完成從飼料到豬場的管理監督及細節工作的跟進落實。我們采用散裝罐車將飼料運輸至豬場圍牆外,輸送至料塔,再由料塔輸送至各個生産區,實現飼料完全封閉式管理。

  在豬場建設方面,各個豬場建立實驗室,實現實驗室PCR及血清型檢測,對整個豬場生物安全防控做詳細規劃部署。所有豬場建立三級洗消中心,二次轉運,物資進入豬場經過嚴格消毒,場內食堂外遷等等措施。當然,在建設實施過程中,會遇到各種阻礙,需要進行多方協商溝通。我們預計全部豬場相應的配套設施,將在七月底全部安裝到位。

  在場內管理方面,我們采用內部劃區域管理,工作人員在固定生産區域內操作,相互之間不交叉,即使人手不夠,也不要一人多崗,跨區作業。工作人員進入豬場要消毒隔離,才能進入生活區,二次消毒更衣之後才能進入生産區等等。各單位負責人和專員到豬場一線抓現場、抓細節、抓執行,確保非瘟防控各項措施落實到位。


  記者:當下,養豬業呈現規模化、信息化、智能化趨勢,作爲一名養豬行業的老兵,在這種形勢下,您認爲新一代養豬人需要加強哪方面的技能修煉?


  吳俊老師:我們要組建一支能打“硬仗”的隊伍

  我們組建的這支隊伍,十分注重團隊之間的溝通與交流,只有團隊成員目標一致,且有共同的價值觀,才能做好這份事業。對于員工來說,企業的價值就在于在這個平台上的成長,企業最大的付出是對人的培養。養豬很難嗎?不難!但要把每天的工作做到位,太難!世界上最難的事就是最簡單的事,重複的事。養豬,就是實實在在地把平常的事情做好。

  而優秀的團隊需要有幾種人才。第一種人,基層幹部。這是實打實奮鬥在生産一線的,如豬場廠長、主管片區經理及大區的技術領導等,這些人具備很好的生産管理能力和實際操作能力,可謂是“能文能武”,這是我們亟需的人才,也是傲農二次創業初期最需要的人才。

  從基層幹部當中選拔出有認知高度、有視野的人來培養,這就是第二種人,他們需要具有規劃能力、建立系統能力,這種人可以結合區域內特點,知道如何建立豬場防禦體系,建立核心團隊,建立生産管控體系,並與地區總經理配合,形成有效的工作團隊。

  由点到面之间缺乏一个解决核心问题的能力,这就需要第三种人来解决,解决妨碍生产、造成生产损失的问题,解决影响産業發展的“拦路虎”,同时,具有一定的学术能力,能把专项战略问题转化成专项性的研究。

  未来,在産業發展过程中,集团要有一些解决核心问题、技术问题、生产问题、疾病问题等的专业化团队。一个有视野的高效工作的区域性工作小组,同有很好战斗能力的基层组织共同组成一支有活力、有能力的队伍。我现在做的就是为大家搭起这个框架。我想,经过这场“硬战”,我们这些人,拉出去都能独当一面。

  當然,對人才的培養方面,大家還是要達成共識。員工入職以後,我都會有針對性地對其進行職業規劃指導,那麽,産業總部、片區也要給予關心支持,兩年之後再根據能力的擅長領域,進行職位的調整,做到人盡其才。

  另外,我們需要推動企業內部創新,注重創新型技術人才的培養,就如同國家設立“科技進步獎”一樣,企業內部設立團隊“優秀獎”,獎勵在某些方面成績優異的人才,保持企業內部創新的活力。比如,我們團隊奮鬥在一線的員工,有很多好的項目、想法,如果讓我們來做,至少有10個項目可以申請。


  记者:由于養豬産業分布全国各地,除了必要的软硬件设施之外,各个猪场多面临的问题不尽相同,我们的团队是如何协调解决这些问题的?

  吳俊老師:實現産業總部對豬場管理主體的目標;壓力大,保母豬;銷售好,兩手抓

  自從我加入傲農以來,我覺得做的最有價值的一點,就是很好地疏通了與合作商的關系,與合作商之間形成了良好的溝通與互動。在這一年當中,我們做了很多工作,梳理豬場管理出現的核心問題,明確列出豬場管理的重點難點,建立一套豬場非瘟防控標准化流程操作SOP等等。同時,進行豬場場長的生産管理培訓,重新規劃幹部隊伍,調動工作人員的積極性,進而提高豬場的生産管理水平。這得到諸多合作商的認可與贊同,也實現了産業總部對豬場管理主體的目的。

  在生産管理體系當中,我們逐漸形成具有傲農特色的管理體系。從生産策略上來講,受非洲豬瘟疫情影響大的地區,我們采取以保母豬爲主,豬場生産成績作爲輔助參考的措施。而對于非瘟疫情有些壓力,但生産銷售行情較好的地區,如浙江,我們要兩手抓,一方面,保證非瘟防控工作的穩定,另一方面保證豬場生産穩定性。


  記者:在我們傳統的認知中,覺得養豬行業髒、亂、苦,可能“997”工作模式都是常態,這種預設心理會對想進入這個行業的年輕人産生一定的障礙,您認爲我們傲農應該如何才能吸引更多的年輕人加入養豬行業?

  吳俊老師:讓年輕人覺得吳老師是“偶像”

  人在成長過程中有一點很重要——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方向。在30歲之前,你可以跑銷售,考公務員,做養殖,任何的設想都不爲過,但是,當30歲到的時候,你該確定要做什麽,走什麽樣的路。養豬這個行業是你想選擇的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你就要堅定不移地幹下去;40歲要做到衣食無憂;50歲便要享受工作,享受生活樂趣。今天,我在傲農工作,同傲農人一起爲這個行業做點兒事情。看著年輕人一天天成長,看著傲農一天天進步,在福建省能有一個像樣的養豬企業一點點成長起來,這就是我想做的。其實,再過兩年我本可以退休,安安穩穩地享受生活,有人看到我如今的工作狀態,問:後悔嗎?不不,我在享受工作。

  我想要告訴年輕人:如果想做成一件事,要立志,立志做件事;堅持,不能半途而廢;行動,沒行動全白搭,然後,大家一起幹,你就成功了。

  還要有對自己人格魅力的自信,我一定要讓年輕人覺得:吳老師是“偶像”。就我個人的成長來看,所有遇到的貴人都是我想要學習的人。我帶大家一起做事情,首先我要起到表率帶頭作用。我很喜歡傲農的同事們,那麽,要能留得住人才,就要讓團隊成員在傲農的平台上有所收獲,有所成長。

  我常在大型會議上演講,會後有人問我,花了這麽大的心血去做的專業講座PPT,爲什麽可以輕易地給出去?其實,分享最大的收獲是給出去的人,這將促使我去充實新的知識。我從來不講重複的東西,也經常告訴團隊,要保持這種科學的學習態度,每次的專項彙報能否較上次有所提高。而通過與人的溝通,我可以有兩大收獲:把自己清空督促填充新的東西;在與人溝通之時,善于挖掘客戶需求點。看,人生的成長就是這麽來的。將來,如果我來開設一門心理課程,應該會有很多人喜歡。

 後記:

  采訪結束後,吳俊老師笑稱:有什麽問題,歡迎隨時“打擾”。給吳俊老師拍了幾張個人照時,我們這才發現,挂在牆上的“7月工作重點跟蹤表”,羅列數條工作重點、注意事項、完成情況等等,看樣子,吳俊老師又要開始全國各地出差了。短暫采訪,整理成文,希望能爲大家提供些“養分”。

av免费看_585手机看片欧美特黄av_av黄色摸特,地址: 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观音山运营中心10号楼12层, AONONG
? 2011-2020 All rights reserved